基本退圈啦,文全删了,非常抱歉。
可能偶尔发发一得之愚,博君一笑。




泛性水仙爱好者,童颜即正义。
萌点清奇,日常陷入北极圈,甚至国内没粮的那种…
今日墙头:水纯,九真八,楚路泽非
回坑龙族初心被虐,看看手头的文档,我写我🐴呢💔删了删了

【all白起】一个梦罢了

【all白起】

白起中心
含许起、言白(按叙述顺序排列)

半架空,年龄操作有。

私设如山!不按原作走!
私设:
许墨和白白竹马竹马,后为了实验出国深造
怼总和白白在特警特训时由对手关系变成双向暗恋,后因为父亲去世被迫继承公司(???)
为了记梗而短打我服我自己。
脑洞放飞之作,文笔一如既往的幼稚,见谅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白起做了个梦。

梦里尽是年少轻狂。

有初晓银杏戛然而止的不知所谓,有曦光画纸朦胧暧昧的试探挣扎。

十八岁的少年拉好背包,端详放在桌上的牛皮纸信封,白起知道那里面只单薄的一张纸,却是他半辈子的义无反顾。

没等他感慨唏嘘,牛皮纸就在眼前碎裂。十六岁的困兽,像是和云霞与群山撕扯扭动的日出。风刃把信封碎成了细屑,未来伤筋动骨的成长历程被骤然推远。

他看到细屑随着黑色轿车的离去四散,随之带离的是少年困惑痛苦的真心。

他知道车上是谁,一个奋力拨开巨浪波涛,用锐利的柔情做锥,不顾头破血流,一下下凿开满是硬刺的外壳,却又在自己终于从缝隙向外窥视时抽身离去的混蛋。

混蛋走的利索干脆,徒留他一人面对全然陌生的异能世界,好像痛苦孤独是妄图做一场一厢情愿的温柔大梦的罪有应得。

梦境突然呼啸前进,把他生命中另一个击碎了万千屏障,强行横跨九曲回肠,用同样顽固的外壳与他互相碰撞的男人描绘在他眼前。

两人同是特训营中的佼佼者,二虎一山,少不了竞争。原本只有雪崩才可能互相交融的两座巍峨雪峰,受惺惺相惜的温室效应影响一同汇成江流,走过万水千山,带走嬉笑怒骂。从面对顽岩也一头撞上的激昂,裹挟着跨越九曲回肠的黄沙,渐渐学会细水流长,用另一种隐秘而慎重的方式沉淀出新的沃土。

男人神态一如他想到的雪山,冷傲坚毅。他看着雪线逐渐升高,在冰消雪霁之前却又消失在他眼前。

他又一次尝到了无措愤怒的苦涩。既然他的能力与风有关,那么他天性里也许就有风的无谓。风无法留住谁,风也不屑为谁停留。

苦闷像墨汁滴落,一层层晕染着缠绕在白起胸口。

最自由的风被遗弃在海底也会死去的吧。

窒息感越来越强烈,已经不是心态低落可以造成的程度。

似乎再不醒来,自己会因窒息而死在梦里。

他从混沌中奋力抽拨出意识睁开眼,对上了满含笑意的眸。

眸子的主人放下捏住他鼻子的手。

白起暗骂了一声,示意某许姓混蛋起身。

"元旦快乐,我亲爱的白警官。"许墨眨眨眼,起身的同时不忘用气声撩拨一把。丝毫不认为这样的唤醒服务有任何问题。

"白痴,起来吃饭。"某个混蛋端着盘子经过门口,白起抬头时只看见围裙的绳尾划过。"…还有,元旦快乐。"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END?

大概是一个湾仔码头先后停留了两艘巨轮,巨轮们太浪,离开时都没和码头确定关系(只有暧昧)伤了码头的❤。后来两艘轮合力把❤捂暖的故事

后面写的有点急了QAQ
迟到的元旦贺,各位太太们元旦快乐!

p.s. all白好冷啊QAQ

脑洞沸腾的咕噜直响,可惜没时间浪长篇,先短打一发,记述一下脑洞。新年伊始,尝试一下伪意识流,望博君一笑。

评论(7)
热度(217)

© 叶琢_萌点清奇 | Powered by LOFTER